集团内网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大槐树上喇叭响
发布时间:2020-06-03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,有我可爱的故乡,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,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……”那天,村里正在放水浇麦子,蒋大为嘹亮的歌声就在此时,从村前大槐树上的大喇叭里传来。喇叭的音频很高,像一股强劲的春风拂过村庄、麦浪和人们的心田。

村前的石渠里流淌着清凌凌的河水,男人们手持铁锹,忙着在麦田间疏导堵截,老太婆小媳妇大姑娘趁着放水,从家里挎来一筐筐床单衣物,围在渠边,连捶带搓,搅得水花四起。学校也停下课,我们这群小学生来来回回,一桶一桶往学校抬水浇树浇花,泼洒操场,打扫卫生。歌声里,勤劳朴素的人们欢声笑语,心情格外愉悦,充满干劲。幸福的生活就是这样子。此时的大喇叭就是一位歌唱家,她美妙动听的歌声像哗哗流淌的清水,在每个人的心间激起欢乐的浪花。

大喇叭在那个年代地位可不一般,每个村只有一个。它高高在上,就骑在大槐树最高的一截树杈间。阳光透过枝叶照下来,崭新的大喇叭闪跳着银白的光。在大树绿叶的映衬下,像个“大干部”,满身透着尊贵、权威。

如果没有大喇叭,人们就会像缺水的秧苗。所以,大喇叭每天都会播一些歌曲、戏剧、相声之类的节目,让乡亲们平淡的生活充满不少乐趣。人们喜欢大喇叭,甚至胜过自家的孩子。但大喇叭有时难免会发出村民不愿听的声音。秋天收过粮食,大队就开始收提留了。家家收的粮食本来不多,家里人口多的还不够吃,还要催着交提留。“这个,村民们注意了,这个,还有3天啊,这个,交不上要罚款啊……”大喇叭白天喊一天,晚上接着喊,喊得人心烦意乱。聪明的二哥有办法,他把电灯线扯下来,捏住线头往地上一插,全村停电,一片漆黑,大喇叭顷刻间变成了哑巴。我们偷着哈哈笑,感觉特别有成就感。

时代变迁,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,村里人都忙着搞承包、做买卖、打工,见面也只谈挣钱、奔小康的话。录音机、电视机渐渐走进家庭,大喇叭像是受了冷落,发声的机会越来越少。到后来,只是按着时间节点下一些让村民高兴的通知或消息,诸如,今晚村里放电影、明天镇医院来免费查体、后天来领小麦补贴款等等。

历史总在发展中描绘着美好的未来。前些天回乡,看见大槐树底下建了新的健身广场,大槐树上的大喇叭不见了,说是年头久了,坏了,挂在树上影响村貌,拆了。晚上大家在大槐树下聊天、散步、跳广场舞。

当年大喇叭热闹喧腾的景象已经远去,又仿佛还在眼前。

宁静的夜晚,淡淡的月色,淳朴的人们仍然守着恬淡的田园,享受着新时代赋予的幸福生活。这份美好,远胜于一切眼中的幻景。

上一条:儿时的夏天 下一条:挖花蛤

友情链接:幸运28app  趣彩彩票  pc加拿大预算算法  欢乐生肖网址  快乐飞艇选号技巧  极速快三注册  秒速赛车平台登录  秒速赛车登录  凤凰pk10的玩法  幸运飞艇app下载